庚子【鼠】年 十一月初九日 星期三 晴天 中国上海。

所有的困难的日子总是会过去。当然,再未来也一定会遇见比今时今日更加困难的事情。忍一忍,咬咬牙,也就过去了。真的是没什么必要,一遇见困难,就多了起来,自欺欺人,或者是,遇到困难转身就走。永远,永远都跨不过那道坎的。也因此,永远只能在这里原地踏步,看着这永不变的风景。多亏呀,想一想,是不是。

庚子【鼠】年 十一月初八日 星期二 晴天 中国上海

今天,就到这里吧。停下来了。接下来的,明天吧。

一直没法子,集中注意力。没办法控制住自己的思想,或者说,没办法控制住大脑。它就像是被另个什么东西给控制住了一样。与我不断的竞争着。结果,可想而知。落败的总是我。

要战胜他。这是我绝不放弃的。总有一天我要杀死他。在我活着的时候。

庚子【鼠】年 十月二十日 星期五 晴天 中国上海

不要贪心,一步一步的来。

也不要去羡慕,脚踏实地就可以了。

差距总是会有的。

但要问心无愧,对得住自己就可以了。

凡事都要认真,即使觉得付出的有所不值。

但是啊。要么不做。要做,就要竭尽所能的去做。

该做的,就要当时就做,该说的也要当时就说。不要事后总是抱怨,悔恨。

告诫,切记。

庚子【鼠】年 十月十六日 星期一 晴天 中国上海

心态。这是今天突然听到的一个词。不过,细细想来的话,大概是,有多久,多久没有听过这两个词了呢?最后一次听这个又是在什么时候呢。已经是回忆不出什么头绪出来了。

今天晚上从客户那边回来的时候,打车。司机呢,是个健谈的人。我呢,是个很闷的人。本来的,按照一贯的作风,就是司机说说一些,我就哼哼一些,敷衍一下,然后就结束谈话,然后就回归到只有机动车的声音。

可我不知道为啥,当时,也想着聊上几句,也就一搭没一搭的说着。

那个司机说呀,某个晚上,接到了一个醉酒的客人。要不是看着那个醉酒的人,有个一同清醒的朋友,他是不会接这种醉酒的乘客。那个醉酒的客人啊,一上车,就问他是不是代驾的。他说他不是。然后又问,那怎么付钱呀。他说不用付的。毕竟车不是那个醉酒的人叫的。

后来呀,那个醉酒的客人,下车后,发了就疯,嘴里脏话不断。腿呢不断的踹着车门玻璃。

司机就说,当时像看着傻逼一样看着那个人。他也不急,没踹坏嘛,反正又没事。踹坏了嘛,当场报警,该怎样怎样,该赔多少,就多少。反正不私了。

他说,都是在外打工的。谋生计的。没必要那么计较着。死磕着。这不是给自己心里添堵吗。让自己心情糟糕。

庚子【鼠】年 十月十五日 星期天 晴天 中国上海

今天天气可算是终于晴天了。

冬日的晴天,有种让人格外的珍惜温暖的感觉。让人有种暖洋洋的感觉,或者说,有种去珍惜,去享受的感觉。也有一种让人遗忘的感觉。

反正就是很舒服的。是很舒服的那种舒服。

可是这种慵懒之后,或者一旦落日之后,会让人产生一种不安,更多的来说是一种落寞吧。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

享受着一个人的时候,也极其讨厌一个人的时候。

庚子【鼠】年 十月初五日 星期四 晴天 中国上海

好不不见,好久没来。不,其实应该是好久没写些什么了。

也不是没有什么事情可写的,相反的来说,其实有很多事情。可是啊,太多的事情,太多的烦恼,让我不想去面对这些,因此啊,每每想要写些什么,可是啊,又很是抗拒,逃避,可能因为说用逃避去麻痹自己。

想在想来,真的是,越来越无药可救了。也越来越抓不住那个稻草了,最后啊,抓不住了,也只能落入深渊了。可最要命的是什么,是就此放手落入深渊算了。

可真的想算了吗。甘心吗。不甘心啊。真的不甘心啊。

超级不甘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