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卫填海》丁三 【第四章 1】厥土斯民

上一章节 :《精卫填海》丁三 【第三章 4】大矶海边

《 精卫填海》
丁三
摘自:《当代》二零一三年第五期

  几十年后,围绕着蒋介石对“影佐书信”的反应,以及十几天后高宗武、西义显在香港浅水湾饭店再次会谈的情形,几个当事人出现了各执一词、截然相反的说法。1971年,在接受美国学者格兰德·邦克访问时,高宗武谈道,看过影佐书信后,蒋介石一言不发,只是叮嘱了他一句,“这件事不必让张群、何应钦知道”。(格兰德·邦克,《和平阴谋》)

继续阅读“《精卫填海》丁三 【第四章 1】厥土斯民”

庚子【鼠】年 二月二日 龙抬头星期一 晴天 中国上海

三天前《少女终末旅行》漫画已到,但并没有看过几本。

两天前出门扫街,和朋友。我还是放不开,这该死的性格,还是不能够完全做到自己。

前两天,加上今天,可以说,完完全全的偷懒了。有重新刷了一次《食梦者》。谁不是为了梦想而奋斗呢?有些人放弃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他们谈起梦想,更多的心里都在流泪吧。可我为梦想却做不到那种地步,同样有的或许只有一种固执吧,到如今都在怀疑了。嘛,说到底也是自欺欺人罢了。
不过啊,梦想可不只是说说哦。说出的梦想永辉只会是梦想。为之,要更加的,更加的疯狂,以至于最后疯掉。

啊。

语言的功能与陷阱

本文根据王蒙2003年10月31日在南升 大学,’南开名人论坛”演讲的录音整理而成,整 理者洪非,未经演讲者审阅。”南开名人论坛”自 1999年创办以来,已有龙永图、郑必坚、赵启 正、李葦星、杨振宁、金庸、唐树备、丘成桐、阿蒂 雅等国内外知名人士登台亮相。
~编者~


谢谢大家给我这么一个荣誉。南开大学是我闻名已久、仰慕 已久的大学,我今天是第一次进入南开的校园,所以第一个感觉 就是我来得太晚了,对不起南开(掌声)。不过正如校长先生刚才论 说的,虽然踏进校园晚了一步,但是我在精神上和南开一直保持 杯 着神交。刚才提到罗宗强先生。罗先生我今天第一次见,当年看 他的著作《玄学与魏晋士人心态》,我受到感动。我写这本书的评 论《名士风流之后》的时候,并没跟罗先生直接联系,我今天见到 罗先生,他比我想象的还要雍容,还要那么南开(掌声)。当然还 有张学正先生,感谢他编了我的一本书,而且被教育部的全国高 等学校中文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确定为必读书。他还那么认真、 全面地写了前言,我非常地感谢。当然还要提到南开的校友赵玫 女士。昨天我还接到谁的电话,是谁我一时记不清了。由于我已 经过了六十九周岁,马上就满七十岁了,所以谁来的电话我一下 子忘了,但是他说的事我记着。他说他看了赵玫的文章,非常地 感动.哦,我想起来了,是云南的诗人晓雪。所以我虽然老了吧, 但还才处在开始阶段。我是在老年痴呆症初期,来到南开的。我 相信我和南开师生的接触,能有助于减轻我的老年痴呆症的症 状(掌声)。我希望不只是挂一个名,既然聘我当兼职教授,那么 我要想讲什么就随时会来的(掌声)。

继续阅读“语言的功能与陷阱”

linux 后台命令 SCREEN

新建一个窗口

 screen -S name <em># 创建一个窗口,并且为这个窗口命名</em> 

查看已开启的窗口

 screen -ls <em>#可以查看已创建的所有窗口</em> 

重新连接到某窗口,显示其运行过程

 screen -r name 

  终止某窗口对应任务的运行,同时杀死该窗口

 kill 某窗口id(由screen ls得到) 

断开窗口的连接而回到连接会话界面:Ctrl+a+D

夕牲歌

晋天地郊明歌堂 傅玄
《宋书~乐志》曰:”晋前所作《天地郊明歌堂》,有《夕牲歌》、《降神歌》、《天郊飨神歌》、《地郊飨神歌》、《明堂飨神歌》。其《夕牲》《降神》,天地郊、明堂同用。“

皇矣有晋,时迈其德。受终于天,光济万国。
万国既光,神定厥祥。虔于郊祀,祗事上皇。
祗事上皇,百福是臻。巍巍祖考,克配彼天。
嘉牲匪歆,德馨惟飨。受天之祐,神化四方。

庚子【鼠】年 正月廿三日 星期天 雨夹雪 中国上海

没想到上海的雪会是在第二年的元宵之后,今年倒也是神奇的一年,啊,不,应该说是去年了。嘛,虽然是雨夹雪,虽然是落下来的并不是雪,不过带上一个雪字,也是令人开心的。

P站上又看上了一个画手,索性选择了一张自己蛮喜欢的图片来当作博客的背景图片。人一到中年啊,就喜欢上粉色呢,本来打算选择一张粉红的图片的,最后还是强忍着打消了这个念头。唉,粉红,粉红,好可爱的。

庚子【鼠】年 正月二十日 星期四 雨天 中国上海

隔了整整一个星期,而恰巧的是上个星期四上海下雨,而这个星期四上海又是下雨。

不过说起来时间过的也正是快啊。这一天到晚的都不知道做了些什么事情,一天就这么的过去了。忽然发现一点时间概念都没有了,这时间过的毫无意义的。

所有的事情想象的都非常的完美,可经过的时候,人啊,不知不觉的就跑偏移了,更准确的说是反悔了。不管怎样,反正最后经历的与自己想象的是不一样的,而且是那种差的很是离谱的。

嘛,闲来无事,又是刷了一次轻音少女。一个少年时光的故事,用青春是更加准确的,可我不想用青春这个词。能够在那样的时光遇见过那么一些人,做过和追寻过那么一些事情。哪个少年不羡慕,哪个青年不感叹。可又怎样呢?每每看过最后也都是笑笑过去了。

最近快递好慢啊。好几天前买的一套啥少女终末旅行的漫画到现在还没有发货。动画已经看完了,却没有结局,上次看到消息说是漫画已经结局了,最后血一冲脑,然后京东就下单了。对于这部作品,想说的还是很多的,可我却不想说,也不想写,甚至都不想去想我想要说的话是什么。嘛,活这么久了还是无法坦率的去面对真实的自己,好虚伪啊。

庚子【鼠】年 正月十四日 星期四 雨天 中国上海

这两天都是雨水不断,不过有不出门,倒是没差的,不过要是能够看到心情也会变得更好的。

今天收到腾讯备案的电话,说是备案被管局拒绝掉了,而拒绝的原因域名不再注册商验证服务中。客服让我在后台下工单询问,等了几个小时,结果让我下周五在重新提交,也就是说让我在等待一星期咯。可我查了下.info域名的的确确是在可以备案域名当中呀,难道管局的同事新来的?郁闷!!!!

这两天又重新刷了一遍刀剑神域的第一季。不得不说,还是第一季有吸引力呀,虽然看完了后意犹未绝,但也着实不想看后面的。
想当年入坑番呀。当初在学校的时候,某本杂志看的连载小说,当时便觉得有趣,后来在视频网站看到居然有动画版的,结果一发不可收拾,当时还没有第二季。当一口气看完之后便彻底爱上了番,后来就越陷越深,然后就无药可救了。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这些年也只是追番,对于配音声优呀,cos呀,手办呀,却毫无兴趣,对剧番的音乐也是大爱,但对演唱的人却毫无兴趣。也是奇怪,不过倒也还好啦。

最后,什么时候可以上班呢。休息的时候想上班,上班后又想休息,啊,好矛盾呀,什么时候这两者可以互相调一调就好了。

《精卫填海》丁三 【第三章 4】大矶海边

上一章节 《精卫填海》丁三 【第三章 3】大矶海边

《 精卫填海》
丁三
摘自:《当代》二零一三年第五期


  高宗武的再次出现,与周佛海密切相关。如前所述,南京政府西迁后,“低调俱乐部”

继续阅读“《精卫填海》丁三 【第三章 4】大矶海边”

上海时代

上海时代-故居一曲

  作者:松本重治

  出版社:上海书店出版社

  译者:曹振咸/沈中琦

  出版年:2010-1

  页数:656

  定价:45.00元

  ISBN:9787545801767

简介:

《上海时代》主要是一部政治和外交的回忆录,又兼具新闻工作回忆录的特色。书中每每以浓墨重彩描写30年代许多大权在握的中方官僚、军阀、财阀、买办、报业巨头、学术名流和著名记者,日本在华的少壮派军人、大陆浪人、陆海军长官,更多的则是活跃在外交战线上足智多谋的资深官员、谈判高手、情报专家等等人物;有头有脸,更富有各色人物的思想、心态和性格。从这方面说,这部书也可以说是一本人物略影录。全书以叙述为主,夹叙夹议,于史事的回顾记述中倾诉了对历史的深沉的反思。 然而,《上海时代》对于中日关系史上若干重要史事的观点和判断,却与我们存在着原则性的分歧,是我们所不能苟同的。

继续阅读“上海时代”

《精卫填海》丁三 【第三章 3】大矶海边

上一章节 《精卫填海》丁三 【第三章 2】大矶海边

《 精卫填海》
丁三
摘自:《当代》二零一三年第五期


董道宁决定按原计划行事,西义显后来谈道,“近卫声明发表后的第二天或第三天,(董道宁)再次来拜访我,说他决心已定,一定要去东京, 设法开辟中日交涉的路线”。 而这时候,西义显多少有些犹豫不决,为此征求了松本重治的意见。 “1 月 17 日,将近中午的时候,满铁南京事务所的西义显先生给我打来电话:‘ 现在我在汇中饭店与董道宁先生交谈,董先生考虑现在去日本, 是我建议他去的, 你认为怎么样? ’”(松本重治,《上海时代》)

继续阅读“《精卫填海》丁三 【第三章 3】大矶海边”

庚子【鼠】年 正月初十日 星期一 晴天 中国上海

病毒仍旧肆虐着,假期仍旧继续着,而世界仍旧转动着,窗外来往的车辆少了,啊,好无聊啊。

原本明天就该上班的,结果还是要继续等待着,何时是头呢?啊,已经发霉了啊。

不过,说到最后,人啊,还是有些自虐的倾向啊,俗称就是贱。

庚子【鼠】年 正月初九日 星期日 晴天 中国上海

最近晚上睡觉的姿势有些不对,脖子给扭到了,整天都是酸痛酸痛的,抬都不想抬起来了,如果可以真想一刀。

今天又剁手了。购买了新的域名meyau.info,以及.cn。嘛到也没什么意义的。对应的汉字发音是‘么呀兀’或是‘么呀呼’用我们家乡话的音来理解就是汉字的‘什么’。要是你发音的语速加快一点,稍微变流畅些,然后连续发音,是不是感觉像‘喵~喵~’,有时候想想也是蛮可爱的。加之想要备案个新的域名解析一些服务,因此就剁手了,首年到还是便宜~。不过要是续费的时候,啊,心好痛。

另一个,又追回了一个以前用过的域名 ohaf.me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国内域名注册商竟然无法注册.me域名。只能到境外注册了,唉~真的慢。还记得这个域名是在弃用ohaf.cc后注册的。当初感觉续cc的时候有些小贵,加上.com,.cn域名被注册完了,之后,被我发现.me这一只。后来续费的时候发现更贵,然后就停掉了。然后今天加之无事,闲得慌,反正已经剁手了,不介意再剁一次。注册完之后,又不知道这个域名要干啥用,国内又没法备案,只好先收着雪藏了。唉~我可怜的钱包,我可怜的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