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鼠】年 正月初五 星期三 晴天 中国上海

这个年注定是无趣的,这个年也注定是讨人厌的,当然这个年与人们想象当中的那个年一点儿都不一样。

这个年是头一次没有在家里过的。过的索然无味。头一次在上海过年,让我觉得与平常没什么两样,一点都没有感受到年的感觉。当然啦,也没有感受到怎样的失望,因为一开始就不曾期待过。

让我在烦人的是什么,知道吗?本来计划好今天前往泰山好好的玩个几天,然后再乖乖的回来上班。这下到好,过几天不得不去乖乖的上班了。这该死的病毒。

关于病毒这件事情。这么大都没有过个年过的这么胆战心惊的。一直都宅在家里的我,还一天到晚,疑这疑那的,都快失心疯了都。

当然,不管怎么说,好些天没有上来写了,就随意的上来匆匆几笔吧。

当然,最后,这该死的病毒去的快一点吧。

双手相合,对天,祈祷。

作者: 暮雨

暮雨。 九月的雨。临黑夜前,下昼晚的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