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鼠】年 四月初六日 星期二 阴晴天 中国上海

蛮神奇的一件事情。每次上来写写,都好像是隔着一周左右,这是陷入了什么怪圈嘛。

有些习惯,好不容易养成了,可一旦抛弃了,就再难以回来了。而有些习惯,一直想要丢弃,却怎么也丢弃不了。人生不如意啊,有那么十之八九啊。

最近工作上,好像没那么认真了,是我太飘了嘛,还是我一直就这样。不能够太飘啊,还是要认真对待啊。还是说这阵子心思都在五一上,现在已经抛弃了当下的生活?这是有多恨未来的自己啊。

庚子【鼠】年 三月廿八日 星期一 晴雨天 中国上海

一半晴天,一半雨。走不脱,逃不开。

有蛮长时间没有上来了。还是出现了一些问题,评论了一直没有邮件通知,索性换了个邮箱插件。还有个很早遗留的问题,一升级程序,就会出现提示,另一更新正在进行,百度一下,还蛮多人遇见这个问题的。按照教程一步步的来,这个问题解决了,可是一升级的时候就提示,暂时无法进行定期维护。请稍后再回来查看。 然后又是百度一下,按照教程。之后再次升级一下,又跳到了,另一更新正在进行。这又回到原点,索性就放弃了。就这样吧。

《精卫填海》丁三 【第四章 5】厥土斯民

上一章节:《精卫填海》丁三 【第四章 4】厥土斯民

《 精卫填海》
丁三
摘自:《当代》二零一三年第五期

  1935年11月1日,在南京复成桥中央党部大礼堂,国民党四届六中全会开幕了。作为“五大”的预备会议,它冠盖云集,济济一堂。这一天,在拜谒中山陵后,国民党领袖、中央政治会议主席汪精卫发表了开幕词。他说:“今当开会之际,所能报告者,便是精诚团结精神,永远不散。我们对于国难之痛心,增加了我们无限的责任。我们决心以无限之勇气,来担负这责任,来谋国难之解除……”

继续阅读“《精卫填海》丁三 【第四章 5】厥土斯民”

庚子【鼠】年 三月十七日 星期四 晴天 中国上海

前几日车子被扣。狗日的,那是卖车的人给我按的 套牌。骑了几年都没有什么事情,有时候啊,运气这个东西蛮神奇的。想出运气这个词的人,真的是,蛮令人好奇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日子照旧持续的过着。啊。什么时候才能够摘到口罩啊。现在记性很是不好了。经常出门忘记口罩,有的时候深怕一不小心,就被教育一顿。好怀念以前的日子啊,即使大风大雨的,但不戴口罩的日子,确确实实是个好日子啊。

不知道上来到底想要写什么,但又的的确确的想要写什么,可是想想,有很多东西,心里知道就好,确实害怕写出来。 就像是那种把心里的秘密给剥夺出来了。

地郊飨神歌

整泰折,竢皇衹。众神感,群灵仪。
阴祀设,吉礼施。夜将极,时未移。
衹之体,无形象。潛泰幽,洞忽荒。
衹之出,若有。灵无还,天下母。
衹之来,遗光景。昭若存,终冥冥。
衹之至,举欣欣。舞象德,歌成文。
衹之坐,同欢豫。泽雨施,化云布。
乐八变,声教敷。物咸亨,衹是娱。
齐既洁,侍者肃。玉觞进,咸穆穆。
飨嘉豢,歆德馨。祚有晋,群生。
溢九壤,格天庭。保万寿,延亿龄。

庚子【鼠】年 三月十二 星期六 清明 晴天 中国上海

这是个没有阴雨天的清明。在记忆中大致的搜索了一下,很少碰到晴天的清明,清楚的记得,好像也只有这么一次。

早上睡醒,打开哔哩哔哩,一片黑白,嘛这种操作还是能够想象到的,但让我没想到的是,首页上那些番啊,那些其他什么什么的视频,统统没了,这还是头一次遇见到。

十点整的时候,警报响起,经过的车辆也鸣起了喇叭。这本是严肃的事情,但看到后却有些被萌到了。感觉这一举动很是可爱。我知道这些词用的并不对,但是啊,当时的脑子中想到的也的的确确是这些。这样也挺好。生活在这样的时代,也并没有什么不好,至少大家一起经历过,也没放弃过。

我们代表不了前辈们,但我们至少可以继承前辈们的意志,书写他们的过往,代代传承。可能这就是人,最本质的吧。

天郊飨神歌

整泰坛,祀皇神。精气感,百灵宾。
蕴朱火,燎芳薪。紫烟游,冠青云。
神之体,靡象形。旷无方,幽以清。
神之来,光景照。听无闻,视无兆。
神之至,举歆歆。灵爽协,动余心。
神之坐,同欢娱。泽云翔,化风舒。
嘉乐奏,文中声。八音谐,神是听。
咸洁齐,并芬芳。烹牷牲,享玉觞。
神悦飨,歆礼祀。佑大晋,降繁祉。
祚京邑,行四海。保天年,穷地纪。

【祀《晋书》作 [ 礼 ] 】
【(亢)[ 光 ] 景:同上改。】

https://sou-yun.cn/Query.aspx?type=poem&id=488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