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鼠】年 闰四月初一 星期六 晴天 中国上海

明天还是照常的上班。嘛,算调休吧。不过无所谓啦。

再次马虎了。我不知道自己的这种性格算是怎么回事。以前的自己倒是挺细心的一个人呐,最近这是怎么了。神经放松了嘛。或许吧。这次并不是忘记了东西,而是拿错了东西。

有些事情,在做的时候,明明就已经注意到了,可是呢,最后呢,却没有改正,让错误一再错误,而最后发生了不可挽回的。

该死,这种,简直就是该死的。

也讨厌这样的。

作者: 暮雨

暮雨。 九月的雨。临黑夜前,下昼晚的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