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卫填海》丁三 【第五章 2】“和平第二方案”

我得到的印象是高对于以蒋介石为中心收拾日华事变的方案已经断念了。 他态度一变,不再提出这个问题, 只是一门心思地听取日本方面的发言。

上一章节 《精卫填海》丁三 【第五章 1】“和平第二方案”
《 精卫填海》
丁三
摘自:《当代》二零一三年第五期

  与董道宁访日时不同,这一次,日本为高宗武准备了庄重的仪式、盛大的接待。 几乎是“日本皇后号”刚刚抵靠码头,大批保卫人员就出现了,“身穿便服的宪兵和警察们排成森严的队列,宛如一道人墙”。 对这个令人啼笑皆非的手笔, 美国学者约翰·亨特·博伊尔后来写道:“高非常惊讶,甚至以为日本人要扣押他。 ”而西义显近乎无奈地谈道,“鉴于高宗武的秘密使命, 这种欢迎的阵势,虽是出于最大的好心,也是不受欢迎的……真没想到日本的官僚组织, 在这件事上也表现得如此麻木呆板。 ”(西义显,《悲剧的证人》)
  
  而在高宗武、伊藤芳男走出码头后,几部汽车就立即将他们送往东京著名的“花蝶”旅馆。
  
  影佐祯昭原本想让高宗武下榻在市谷台军部大厦的附属旅馆, 但那里已经有了一个同样重要的客人了。 几天前, 为逃避斯大林的大清洗, 苏联的克格勃头子之一柳什科夫将军叛逃到了伪满洲国, 并被迅速送到东京。 这个爆炸性的新闻让各国驻日记者闻风而动, 军部大厦的附属旅馆被包围得水泄不通。 这么一来,为保密起见,影佐等人包下了以设施豪华、服务周到著称的私人旅馆“花蝶”。
  
  此后十余天, 这个旅馆只有高宗武一个客人,包括年迈的女主人铃木米在内,几十名侍者为他提供无微不至的服务。 但饶是如此, 他的日本之行也远谈不上顺利。
  
  一开始,高宗武绝口不提“和平第二方案”。他依旧试探着近卫文麿与蒋介石直接和谈的可能,那样的话,他的私访日本或许能得到蒋介石的谅解,更不会卷入异常微妙、太过复杂的蒋汪关系。 但抵达日本当夜, 在和影佐祯昭初次会谈时,影佐就以一贯的直率态度告诉他,几天前西义显就向陆军中央、日本内阁提交了一份
  
  《高宗武先生来日本的前前后后》,并谈到了“和平第二方案”。 此次高宗武访问日本,所有安排都是以这个方案也就是“以汪精卫为对手”设计的。 无论内阁还是陆军中央, 都非常欢迎汪精卫出面收拾残局。
  
  这个消息让高宗武苦笑不已。 紧接着,次日也就是 1938 年 7 月 6 日,在和参谋本部中国班班长今井武夫会谈时,高宗武又一次试探起了和蒋介石直接谈判的可能。 但今井武夫告诉他:“日本政府也有公开的立场, 总理大臣的声明不能那样简单地取消。 参谋本部原来激烈反对, 但仍然发表了这一声明, 也是事出有因的。 ”(犬养毅,《扬子江依旧在奔流》)
  
  在两次试探后,高宗武终于断绝了近卫、蒋介石直接谈判的念头。 此后几天, 在和参谋次长多田骏、陆军大臣板垣征四郎等人会谈时,他都没有提出这个建议。 作为这两次会谈的陪同人员, 今井武夫后来回忆说:“我得到的印象是高对于以蒋介石为中心收拾日华事变的方案已经断念了。 他态度一变,不再提出这个问题, 只是一门心思地听取日本方面的发言。 ”(《今井武夫回忆录》)
  
  而 7 月 11 日, 也就是他抵达日本六天以后,在和同盟社社长、近卫文麿私人代表岩永裕吉会谈时,高宗武终于听到了日本方面的新和谈条件。
  
  这些条件, 首先包括三个近乎陈腔滥调的要求。 那就是“承认满洲国”、“共同防共”和“日华经济合作”。岩永裕吉认为,为实现中日和平, 日本需要放弃华北、撤兵长江下游,以这样的代价换取承认伪满洲国,并不为过;与此同时,苏俄既是日本的大敌,也是中华民国的心腹大患, “共同防共”符合双方的利益。 至于“日华经济合作”,在中日结盟的前提下,更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而在此之下,则是四个前所未有、引人注目的条件。
  
  首先是国民政府与临时、 维新两大傀儡政权的合流,“以国民政府为主”。 也就是说,中国方面不仅不能追究王克敏、梁鸿志的卖国罪责, 他们还必须跻身中国政界的高层名单。 岩永裕吉说,这两个政权分别得到华北方面军、华中方面军的支持,为了进行和谈,东京不能不迁就寺内寿一、松井石根;但在和平实现后,中国方面可以罢免掉他们的官职。
  
  紧接着,则是“华北特殊化”。 如果说,在长江下游,日本主要致力“经济合作”的话,那么, 华北的政权形态,应该是“半自治”的、中日双方都能接受的。 国民政府拥有华北主权, 而东京内阁拥有经济主导权。 岩永裕吉认为, 在此之前, 国民政府的权力版图, 从未在华北落地生根;而 1935 年出现的“冀察政务委员会”,也是和日方妥协的产物。 在这个意义上, 这个条件并没有违反“一切退回到卢沟桥之前”。
  
  第三个条件, 则是 “日本将在若干区域驻兵”。 尽管岩永裕吉没有指出明确的驻兵地点, 但高宗武心知肚明,从此以后,无论内蒙、绥远、察哈尔还是长城两侧, 将处处飘扬着日本的太阳旗。
  
  最后,蒋介石必须下野,由汪精卫负责和平谈判。岩永裕吉保证说:“关于蒋下野的问题,主要是由于近卫首相 1 月 16 日声明的关系,但是日本并无阻止蒋异日再起之意。 ”而对此,当时在场的松本重治更补充说:“哪怕蒋先生只下野几个月, 东京当局对于日本国民, 也就有了交代。 ”(松本重治,《上海时代》)
  
  对这些条件,高宗武依旧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倾听着。 但,在会谈的尾声,他也向岩永裕吉、 日本内阁提出了一个重大要求。 在高宗武看来,倘若日本方面不肯答应这个要求的话,他的日本之行将徒劳无功, 而所谓 “和平第二方案”也无从谈起。 它关乎中日和平运动的成败。
  
  那就是近卫文麿给蒋介石写一封亲笔信, “保证蒋的下野是暂时的”。 高宗武认为, 倘若没有这个保证的话,蒋介石是不会答应下野的; 而以汪精卫的性格、他与蒋介石的微妙关系,他也不可能提出再次“跳火坑”的要求。换言之,没有这封信的话,所谓“和平第二方案”不过是一句空话。
  
  对这个要求,近卫文麿拒绝了。近卫文麿认为,“以内阁总理大臣的身份给敌国领袖写信, 无论如何也是不妥当的”(原田熊雄,《西园寺公爵与政局》)。 但对此,高宗武寸步不让。 此后几天,他一再强调说,他之所以甘冒奇险违令访日,为的就是这封书信;他并且谈到,影佐祯昭委托董道宁带回的书信,都曾使中日和平柳暗花明,又何况是近卫文麿的亲笔信?
  
  会谈陷入僵局了。 一连几天, 松本重治往来奔走在首相官邸和高宗武下榻的“花蝶”旅馆之间, 却始终一无所获。 而在高宗武预定的回国日期越来越近之际,是影佐祯昭而不是别的什么人,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
  
  那就是由板垣征四郎替代近卫, 以私人名义致信蒋介石,保证中日和平实现后日本绝不干涉中国内政。 影佐祯昭谈道,作为陆军大臣, 板垣对内阁有着极大的影响力;作为“昭和新军人”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对前线官兵也极具号召力。 更重要的是,“板垣固执己见,并近于野蛮, 不大听劝告。 但一旦承诺下来, 便以全力来实行它。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他超过陆军中的各派军阀, 并在少壮军人中享有很高的威望”(西义显,《悲剧的证人》)。影佐认为,板垣的这个保证,效力绝不在近卫文麿的亲笔信之下。
  
  在松本重治的好说歹说后, 高宗武勉强地答应了。 大约 7 月 15 日,高宗武携带着板垣书信,踏上了返航的“日本皇后号”。 那么,高宗武能够想到吗? 就是在他私访日本的十几天里, 东京内阁已通过了一系列决议。 这些决议清楚地表明日本人所追求的“和平”是怎么一回事, 而他的访问东京,对汪精卫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下一章节 《精卫填海》丁三 【第五章 3】“和平第二方案”

作者: 暮雨

暮雨。 九月的雨。临黑夜前,下昼晚的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