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鼠】年 八月初七日 星期二 晴天上海

车胎再一次的被戳了。这是第三次了。第一次呢,是被扎了根钉子,然后补胎,第二次呢,是直接爆胎,然后直接换胎了,第三次,也就是今天,被扎了很长,很长的坚硬的铁丝。第一次,和今天这一次,是在同样的地方,差不多的时间。这,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作者: 暮雨

暮雨。 九月的雨。临黑夜前,下昼晚的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