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鼠】年 九月十一日 星期二 晴天 中国上海

最近这段是时间,不,也不能说是最近这段时间吧。应该说,这个月来,是最为忙碌的日子。到家总是半夜,第二天,醒来,总是在快出发的时候。真的很是累,累的很。也因此我,抛弃了自己,变得什么都不想去做了。有时候想想内疚的很。

前段时间弄丢的索尼D11。买的二手的,到货了,一打开,箱子,我去,那么新,顿时,就不想赔个别人了。舍不得啊。舍不得。不过,今天还是寄出去了。

还有什么事情呢。昨天,老姐,过来了,过几天,老娘也要过来,在这之后,再过不久,老爹也要过来。等老爹过来后,带着他们出去好好的吃一顿吧。这些年来,都从来没有带他们出去过。一想想,真的很是惭愧。

生活虽然很累,但是依然要继续。脾气还是要收敛点,遇到不爽的事情,也不必暴躁。冷静下来吧,一件一件的去解决,顺心一点吧。

庚子【鼠】年 九月初八日 星期六 晴天 中国上海。

没想到生日不知不觉中就到了。要是没有老娘的一个电话,我都忘记了自己生日了。今天早上,姐姐,也是来了句祝语。

还是不善于交际呀,这是个软肋,一生的软肋。蛮讨厌自己这一点的。这一点,让自己变得像是个猥琐小人。

昨天嘛。一个尴尬的事情。临时找了个助理妹子。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可没想到后期的一句话,你们配合的这么好,可以加个微信呀。这个简单的一句话,让我不知道所措的。加嘛,明明是句玩笑的话,不加嘛,人助理妹子心里会不会多想的。结果呢,被我给硬生生的给尬过去了。

不过说到底,还是情商低吧。毕竟说回来,一向不爱说话的我,也着实没经历过这样的场景,是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帅气的面临这一幕。

庚子【鼠】年 九月初四日 星期二 晴天 中国上海

收收脾气,收收性子,也没有必要那么锋芒毕露。

也不必那么狡辩,也不必那么不耐烦。

重来一次又能怎样。按班就部就好。

何必要那么死心眼,心累。何必要那么过多的在意一切,纠结郁闷。

到最后,总是要释然的。还不如,就此开始,也不错。

《精卫填海》丁三 【第五章 4】“和平第二方案”

在周佛海、梅思平、陶希圣三人的极力劝说下,汪精卫似乎下定了决心。 次日清晨,他召见周佛海,决定启动“和平第三方案”;《周佛海日记》记载,“七时为电话惊醒,汪先生召见,有所指示”。 但不过几个小时后,因为一个人的极力反对,他的决心又渐渐动摇了。 与周佛海不同, 在过去的十几年,这个人与他同甘苦,共进退, 彼此知心, 情同手足。 他对汪精卫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上一章节:《精卫填海》丁三 【第五章 3】“和平第二方案”
《精卫填海》
丁三
摘自:《当代》二零一三年第五期


几乎是 “梅思平—松本重治” 谈判刚刚结束,周佛海就寻求着进言机会,试图向汪精卫兜售“和平第三方案”。但此后一个多月,武汉会战日渐危急, 史诗般的大西迁在枪林弹雨中艰难地进行着。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周佛海、陶希圣还是远在香港的高宗武、梅思平,都认为进言时机尚未成熟。

继续阅读“《精卫填海》丁三 【第五章 4】“和平第二方案””

庚子【鼠】年 八月十九日 星期一 晴天 中国上海。

对于我来说,国庆假期算是过去了。只有短短的四天。说真的短吧,那的确是短的很。一号晚上到家。四号晚上半夜回到上海。

明明这中间很多事情想要写的,这途中也的确是想要写什么。可,过时之后的今天,又想不起要写什么了。总是差一点,差一点就能够想起些什么。遗憾,差的,就是那么一点。最后什么都没有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