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鼠】年 十月十六日 星期一 晴天 中国上海

心态。这是今天突然听到的一个词。不过,细细想来的话,大概是,有多久,多久没有听过这两个词了呢?最后一次听这个又是在什么时候呢。已经是回忆不出什么头绪出来了。

今天晚上从客户那边回来的时候,打车。司机呢,是个健谈的人。我呢,是个很闷的人。本来的,按照一贯的作风,就是司机说说一些,我就哼哼一些,敷衍一下,然后就结束谈话,然后就回归到只有机动车的声音。

可我不知道为啥,当时,也想着聊上几句,也就一搭没一搭的说着。

那个司机说呀,某个晚上,接到了一个醉酒的客人。要不是看着那个醉酒的人,有个一同清醒的朋友,他是不会接这种醉酒的乘客。那个醉酒的客人啊,一上车,就问他是不是代驾的。他说他不是。然后又问,那怎么付钱呀。他说不用付的。毕竟车不是那个醉酒的人叫的。

后来呀,那个醉酒的客人,下车后,发了就疯,嘴里脏话不断。腿呢不断的踹着车门玻璃。

司机就说,当时像看着傻逼一样看着那个人。他也不急,没踹坏嘛,反正又没事。踹坏了嘛,当场报警,该怎样怎样,该赔多少,就多少。反正不私了。

他说,都是在外打工的。谋生计的。没必要那么计较着。死磕着。这不是给自己心里添堵吗。让自己心情糟糕。

作者: 暮雨

暮雨。 九月的雨。临黑夜前,下昼晚的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