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鼠】年 闰四月初一 星期六 晴天 中国上海

明天还是照常的上班。嘛,算调休吧。不过无所谓啦。

再次马虎了。我不知道自己的这种性格算是怎么回事。以前的自己倒是挺细心的一个人呐,最近这是怎么了。神经放松了嘛。或许吧。这次并不是忘记了东西,而是拿错了东西。

有些事情,在做的时候,明明就已经注意到了,可是呢,最后呢,却没有改正,让错误一再错误,而最后发生了不可挽回的。

该死,这种,简直就是该死的。

也讨厌这样的。

庚子【鼠】年 闰四月初一

有段时间没有上来写写了。

很多原本计划好好的事情,没法坚持到最后,有些懊恼,有些悔恨,而更多的则是一种不安。

有些人,断了,又联系了,又断了,又联系了。反复着,这是算怎么回事。而有些人我却腻了,而在某些时候,又找上了他,这又算是什么呢。

无尽的懊恼,无尽的痛楚,无尽的不甘,无尽的悔恨,无尽的挫折,无尽的失败。中间总是夹杂着些许高兴的。

庚子【鼠】年 四月廿三日 星期五 阴雨天 中国上海

最近一段时间感觉好像很是忙碌,从五一假之后。从那之后,好像有什么东西改变了,有些人也突然的一下子断掉而不再联系了。不过想来也是,疫情虽然没有远去,但也变得好像是逐渐平缓了下来,超长的假期,对于绝大数人来说,已经过去了。

有些烦躁,不知道为何。从上周末开始,到现在,不知道是为什么,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超级不顺心的。那种奇怪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又回来了。从离开学校之后,那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慢慢消失了。直到,现在,又突然觉得,它笼罩在我的身边。

清楚知道那种感觉到底是什么。就是那种全天下的人都与你作对,事事针对着你。只是,我不知道的是,这种所感觉到的,到底是真真实实的,还是自己所这么认为的。我不清楚的,还有这种感觉,什么时候,才能够从身边离开,若长此以往下去,又会怎样。只会变得更想逃避,逃离人群,独自一人,在没有任何人的地方,荒芜着。

有些事情,还是不想记录的太过详实,还是不想与人知道,也想遗忘。可不知为何又有些不甘,有些遗憾。那么索性写的隐晦些,日后能否想起今时今日,那是日后的事情。

庚子【鼠】年 四月十四日 星期三 阴天 中国上海

正儿八经的说,今天是上班的第一天,可我已经是上了第三天了。不过想想,好快啊,都三天了。不知道为什么有种错觉,脱离的校园生活后,时间走的是越来越快了。


每个人都想着自己的想法,都想着人们都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却总是有意无意的去忽略那些旁人还蛮不错的意见。
而那些卑微的人,却又总是隐藏自己的想法,永远遵循着他人的想法,即使自己的才是最正确的。

夕牲歌

夤威宝命,严恭帝祖。表海炳岱,系唐胄楚。
灵鉴浚文,民属睿武。奄受敷锡,宅中拓宇。
亘地称皇,罄天作主。月竁来宾,日际奉土。
开元正首,礼乐交举。六典联事,九官列序。
有牷在涤,有洁在俎。以荐王衷,以答神祜。
继续阅读“夕牲歌”

庚子【鼠】年 四月初六日 星期二 阴晴天 中国上海

蛮神奇的一件事情。每次上来写写,都好像是隔着一周左右,这是陷入了什么怪圈嘛。

有些习惯,好不容易养成了,可一旦抛弃了,就再难以回来了。而有些习惯,一直想要丢弃,却怎么也丢弃不了。人生不如意啊,有那么十之八九啊。

最近工作上,好像没那么认真了,是我太飘了嘛,还是我一直就这样。不能够太飘啊,还是要认真对待啊。还是说这阵子心思都在五一上,现在已经抛弃了当下的生活?这是有多恨未来的自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