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鼠】年 五月十八日 星期三 上午晴天,下午暴雨,傍晚阴天 中国上海

天气的变化是丰富多彩的,就像是最近的生活一样,乱乱的感觉。

越是在意的事情,最后,却是满是失落,一直最后,感觉厌倦了所有的一切。然后就想离开。

我知道,这这是想想。

今天呢,又重新弄了下,字体。找了找,体积更小的字体吧。虽然看上去,可能有些费力吧。不过,管他呢,这个小站,想想也没得什么人过来看看。嘛,还是自己看的舒心就可以了。

庚子【鼠】年 五月十一

七月了。

做了个梦。醒来后留下的是无尽的忧伤和快乐。

梦忘记了。只记得两件事。一个张飞抛弃了自己妻子。二,更加不可思议。竟然梦到了某组合,三人组。还是个男的。明明我都不追星的。

但我不知道的。为什么梦醒了之后是无尽的忧伤与绝望。到现在,心里还有什么放不下的感觉,还有隐隐的刺痛。

庚子【鼠】年 五月初十日 星期二 晴天 中国上海。

今天下了回早班,可是一件值得的高兴的事情。但我所管理的时间,还是那么乱糟糟的。这是一件十分十分悲伤的事情。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不同生活。可以看着他人的生活,也可以羡慕他人的生活,但是撇一眼之后,还是要收回自己的目光来,去努力实现自己想要的生活

对于那些未经历过的事情,不需要始终保持着不想接触,无限恐惧。还是要对此充满着希望,跃跃欲试。满是希望也不行,满是绝望那更不行。在绝望之后充满着希望,在希望之后还有这挥之不去的绝望。如此互相搀扶,那起起落落的,才是人生,才是有趣,否则只是一味地无聊。对那些无法预测,不了解,那就挥着忐忑的心情,去吧。这样才是有所成长嘛。

所以,坦荡的去面对吧。现在失败了又会怎样。上老,暂时不需要养,下也没有小。我又有何惧之有。

这是今天我对自己说的。不需要一味的落寞着。

庚子【鼠】年 五月初八日 星期天 雨晴天 中国上海

这些天雨水有些多啊。又不知道淹没了多少地方。从有记录开始,五千多年来,人类还是无法彻彻底底的战胜洪水,可想而知,有些事情并不是你努力的就可以做到的,总会有一只手,死死的压在你的头顶上,让你无法突破那个高度的。知足吧。

不知道为什么,一上班就觉得睡眠不足啊。一到傍晚的时候就感觉眼睛酸痛酸痛的。真相闭着眼睛好好的睡一觉,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没什么可写的,但也必须逼迫自己还是写些什么,这样最起码,思考思考,而不必让脑袋荒废。

庚子【鼠】年 五月初二日 星期一 阴雨天 中国上海

短暂的小长假即将要来临了,有些高兴。但也有些踌躇,以我的尿性,这三天假,肯定是又宅在家中不出门半步。

不过,想来,所有的假期,好像都是宅在家中度过的。俨然成为了新一代的宅男了。并且时间越长,越是害怕出门,对,没错,就是害怕。或者说,是有些恐惧。这是社恐嘛?

庚子【鼠】年 五月初一 父亲节 星期天 阴雨天 中国上海

不知不觉,就到了五月份了。这个父亲节,是父亲联系我的。着实惭愧。

假期的日子里,明明是有那么多事情想要做的,可最后呢,也着实惭愧。这自律,自控力,也是没了谁了。

不过嘛。这些时日总是下着雨,着实的让人心烦。不爽。即使露出了晴天,但暴雨总是随之而来。就像是给了人希望,紧接着又给了一巴掌,着实又打进了地狱之中。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给人希望。这痛苦的事情,并不是无尽的绝望,而是绝望中总是夹杂着那么些许的希望,让人不知疲惫。

聊天的两个人,不知道对方内心是怎样。明明并不是一个时代。其实并不想聊些什么,可一颗寂寞的心,却总想找人说些什么,可一开口,又什么也不想说了。总是没法面对最内心的,就这么逃避着,欺骗着。最后的结局,不用想,也会知道事什么了。

庚子【鼠】闰四月廿六 星期三 阴晴天 中国上海

夏季已然来临,雨水已然泛滥了。

很多时候,还是模糊的活着,是最好的,对什么事情都不明了,也不去深究其内。我想,这样活着是不是更好些。至少不必去烦恼那些有的没得。做个没心没肺的,也不做,少了很多,但至少不累。

庚子【鼠】闰四月廿四日 星期一 雨天 中国上海

最近这些时日来,总算是把自己的生物钟给养成了。不知道这次能够坚持多长时间,从好的一点来说,休息日,也都是雷打不误的,这可是从前都没有过的存在啊。真的是够可喜可贺的。我想是时候让把早上六点起床这一计划从习惯养成单中给清除掉了,毕竟已经养成了。不过,想想,还是再等等吧,等这个月完结之后吧。不过,也是时候,认真的执行下一项。近些年来,都是断断续续的。

近些时候来,发生过很多事情,真的是很多事情,就算是不记录下来,也难以忘却的事情。我想还是不记录了吧。毕竟,真的是不想让自己记得太过真切。

最近工作上。也算是发生过一些事情吧。长时间的加班,从而导致员工的怨气值不断的升高。本身就是个小小的工作室,员工也变得更加的消极了。从而产生了离职的念头。

在这当下,离职并不是一件好的事情。至少没有下家之前,都算是个冲动。至少在现阶段,我还是能够待得下去的。但当他们都离开之后呢,又能够坚持得了多久呢。

迎送神歌

维圣飨帝,维孝养亲。皇乎备矣,有事上春。
礼行宗祀,敬达郊礼。金枝中树,广乐四陈。
陟配在京,降德在民。奔精照夜,高燎炀晨。
阴明浮烁,沈深沦。告成大报,受元神。
月御按节,星驱扶轮。遥兴远驾,曜曜振振。
继续阅读“迎送神歌”

《精卫填海》丁三 【第五章 1】“和平第二方案”

换而言之,“第三势力”的和平底线,是“一切退回到卢沟桥事变之前”;而为了实现这个目的,它的第一步就是让日本当局接受这个条件。在此之下,为保证以汪精卫为首的中国和平运动不至于演变为一场反蒋运动,西义显写下了这份《备忘录》的最后一条:“第三势力在达到斡旋和平的目的时,即行解散,不使之成为实现中国统一的障碍。”(西义显,《悲剧的证人》)

上一章节 :《精卫填海》丁三 【第四章 5】厥土斯民

《 精卫填海》
丁三
摘自:《当代》二零一三年第五期

  或许是实行“和平第二方案”的干系太大,或许是预感到了前路的叵测,直到6月14日,高宗武才出现在西义显下榻的香港半岛饭店。这一天,西义显注意到,高宗武的脸色异常苍白,“这主要是他患有肺病,也表现出他为了和平的大义,而不得不暂时地违背蒋介石命令的悲壮决心”(西义显,《悲剧的证人》)

继续阅读“《精卫填海》丁三 【第五章 1】“和平第二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