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卫填海》丁三 【第五章 4】“和平第二方案”

在周佛海、梅思平、陶希圣三人的极力劝说下,汪精卫似乎下定了决心。 次日清晨,他召见周佛海,决定启动“和平第三方案”;《周佛海日记》记载,“七时为电话惊醒,汪先生召见,有所指示”。 但不过几个小时后,因为一个人的极力反对,他的决心又渐渐动摇了。 与周佛海不同, 在过去的十几年,这个人与他同甘苦,共进退, 彼此知心, 情同手足。 他对汪精卫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上一章节:《精卫填海》丁三 【第五章 3】“和平第二方案”
《精卫填海》
丁三
摘自:《当代》二零一三年第五期


几乎是 “梅思平—松本重治” 谈判刚刚结束,周佛海就寻求着进言机会,试图向汪精卫兜售“和平第三方案”。但此后一个多月,武汉会战日渐危急, 史诗般的大西迁在枪林弹雨中艰难地进行着。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周佛海、陶希圣还是远在香港的高宗武、梅思平,都认为进言时机尚未成熟。

继续阅读“《精卫填海》丁三 【第五章 4】“和平第二方案””

《精卫填海》丁三 【第五章 3】“和平第二方案”

8月 27 日,松本重治乘坐日本轮船“白山丸”抵达香港。这时候,高宗武已经大致康复了, “但仍处于时起时卧的状态”。这一天,在两人共进早餐时,高宗武提出了一个建议:由于健康原因,接下去的谈判将以梅思平为中方主角。 “请你与他仔细地谈谈好吗? ”

上一章节 《精卫填海》丁三 【第五章 2】“和平第二方案”

《精卫填海》
丁三
摘自:《当代》二零一三年第五期


  抵达上海后,一连二十多天,高宗武始终没有和日本方面联系。 美国学者约翰·亨特·博伊尔则认为,“总而言之, 他觉得要说服蒋辞职恐怕没有什么可能。 由于悲观失望、 精疲力竭并为个人前途担忧, 高宗武自七月中旬回来后, 约有六个星期没有露面…… 高发现自己处于一种从未意料到的境地,还没有得到汪支持他的切实保证之前,就同蒋切断了关系”(约翰·亨 特·博伊尔,《中日战争期间的“合作政治”》)。
  
  但事实上,在这期间,高宗武并没有停止活动。

继续阅读“《精卫填海》丁三 【第五章 3】“和平第二方案””

庚子【鼠】年 七月十八日 半上午 摘 壹

你也是平凡基因,你裂变了愈来愈多的细胞,你开始闯荡,你开始伟岸,你开始无所畏惧。你走过许多的路,你不知道未来在哪,可你也不曾放弃,你不再拥有少年的稚嫩,你的额头开始沧桑,已逾花甲,你还是满腔热血地工作。你有一双非常非常温暖的大手,我要牵很久很久。不能陪伴你前半生,但你的后半生,我奉陪到底。

《中国风美食摄影》山林食纪 P83页

《精卫填海》丁三 【第五章 2】“和平第二方案”

我得到的印象是高对于以蒋介石为中心收拾日华事变的方案已经断念了。 他态度一变,不再提出这个问题, 只是一门心思地听取日本方面的发言。

上一章节 《精卫填海》丁三 【第五章 1】“和平第二方案”
《 精卫填海》
丁三
摘自:《当代》二零一三年第五期

继续阅读“《精卫填海》丁三 【第五章 2】“和平第二方案””

《精卫填海》丁三 【第五章 1】“和平第二方案”

换而言之,“第三势力”的和平底线,是“一切退回到卢沟桥事变之前”;而为了实现这个目的,它的第一步就是让日本当局接受这个条件。在此之下,为保证以汪精卫为首的中国和平运动不至于演变为一场反蒋运动,西义显写下了这份《备忘录》的最后一条:“第三势力在达到斡旋和平的目的时,即行解散,不使之成为实现中国统一的障碍。”(西义显,《悲剧的证人》)

上一章节 :《精卫填海》丁三 【第四章 5】厥土斯民

《 精卫填海》
丁三
摘自:《当代》二零一三年第五期

  或许是实行“和平第二方案”的干系太大,或许是预感到了前路的叵测,直到6月14日,高宗武才出现在西义显下榻的香港半岛饭店。这一天,西义显注意到,高宗武的脸色异常苍白,“这主要是他患有肺病,也表现出他为了和平的大义,而不得不暂时地违背蒋介石命令的悲壮决心”(西义显,《悲剧的证人》)

继续阅读“《精卫填海》丁三 【第五章 1】“和平第二方案””

《精卫填海》丁三 【第四章 5】厥土斯民

上一章节:《精卫填海》丁三 【第四章 4】厥土斯民

《 精卫填海》
丁三
摘自:《当代》二零一三年第五期

  1935年11月1日,在南京复成桥中央党部大礼堂,国民党四届六中全会开幕了。作为“五大”的预备会议,它冠盖云集,济济一堂。这一天,在拜谒中山陵后,国民党领袖、中央政治会议主席汪精卫发表了开幕词。他说:“今当开会之际,所能报告者,便是精诚团结精神,永远不散。我们对于国难之痛心,增加了我们无限的责任。我们决心以无限之勇气,来担负这责任,来谋国难之解除……”

继续阅读“《精卫填海》丁三 【第四章 5】厥土斯民”

《精卫填海》丁三 【第四章 4】厥土斯民

1933年5月3日,在黄郛前往华北谈判《塘沽协定》时,汪精卫慨然谈道:“除签字承认伪国、割让四省之条件外,其它条件皆可答应……弟绝不听兄独任其难,必挺身负责。”几天后,他再次致电黄郛、何应钦:“倘因此而招国人之不谅……弟必奋身以当其冲,绝不令二兄为难。”

上一章节:《精卫填海》丁三 【第四章 3】厥土斯民

《 精卫填海》
丁三
摘自:《当代》二零一三年第五期

  1932年1月28日,在“满洲事变”的深痛巨创中,国民党三大派系捐弃前嫌携手合作。林森出任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负责军事,而汪精卫成为行政院院长。仿佛是一种命运的暗示,上任当夜,“淞沪战争”就爆发了。

继续阅读“《精卫填海》丁三 【第四章 4】厥土斯民”

《精卫填海》丁三 【第四章 3】厥土斯民

1903 年,在刑部大堂,面对慈禧太后的“杖毙”手谕,31 岁的沈荩谈笑自若,从容受刑。 在连挨二百余杖、“骨已如粉”时,他依旧没有发出一声呻吟。 而当刑部堂官以为他已经毙命时, 他抬头笑道:“何以还不死? 速用绳绞我……”

上一章节 《精卫填海》丁三 【第四章 2】厥土斯民

《 精卫填海》
丁三
摘自:《当代》二零一三年第五期

  汪精卫,名兆铭,字季新,号“精卫”。 1883 年 5 月 4 日, 他出生在广东省三水县的一个中产家庭, 父亲是一名县衙里的师爷。 作为十个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 他自幼深受父母的宠爱。但他 13 岁时,母亲就去世了;次年,他 75 岁的父亲也撒手西去。 从此以后,他孤苦伶仃,依从他的长兄汪兆镛度日。

继续阅读“《精卫填海》丁三 【第四章 3】厥土斯民”

《精卫填海》丁三 【第四章 2】厥土斯民

如果说,在此之前,蒋介石希望以战促和、“以胜促和”的话,那么,从这一天起,“苦撑待变”、持久抗战就成为他对中日战争的基本信念。不久后,他在日记里写道:“倭少壮派军人之侵略思想……其政府不能控制,不能守信”;“倭寇军阀不倒,决无和平可言。惟有中国持久抗战、不与言和……方有和平之道也”。(《蒋介石日记》)

上一章节 :《精卫填海》丁三 【第四章 1】厥土斯民

《 精卫填海》
丁三
摘自:《当代》二零一三年第五期

  徐州会战的发动,让西义显陷入了极为尴尬的境地。他不知道该怎么给高宗武以及他背后的蒋介石以交代。无奈之下,他在东京逗留了十几天,直到会战行将结束时才再次前往香港。“5月17日,我幸运地乘上大阪商船布宜诺斯艾利斯丸,由神户启程,经神户往香港,再次驶向可爱的大海。”(西义显,《悲剧的证人》)

继续阅读“《精卫填海》丁三 【第四章 2】厥土斯民”

《精卫填海》丁三 【第四章 1】厥土斯民

上一章节 :《精卫填海》丁三 【第三章 4】大矶海边

《 精卫填海》
丁三
摘自:《当代》二零一三年第五期

  几十年后,围绕着蒋介石对“影佐书信”的反应,以及十几天后高宗武、西义显在香港浅水湾饭店再次会谈的情形,几个当事人出现了各执一词、截然相反的说法。1971年,在接受美国学者格兰德·邦克访问时,高宗武谈道,看过影佐书信后,蒋介石一言不发,只是叮嘱了他一句,“这件事不必让张群、何应钦知道”。(格兰德·邦克,《和平阴谋》)

继续阅读“《精卫填海》丁三 【第四章 1】厥土斯民”

语言的功能与陷阱

本文根据王蒙2003年10月31日在南升 大学,'南开名人论坛”演讲的录音整理而成,整 理者洪非,未经演讲者审阅。"南开名人论坛”自 1999年创办以来,已有龙永图、郑必坚、赵启 正、李葦星、杨振宁、金庸、唐树备、丘成桐、阿蒂 雅等国内外知名人士登台亮相。
~编者~


谢谢大家给我这么一个荣誉。南开大学是我闻名已久、仰慕 已久的大学,我今天是第一次进入南开的校园,所以第一个感觉 就是我来得太晚了,对不起南开(掌声)。不过正如校长先生刚才论 说的,虽然踏进校园晚了一步,但是我在精神上和南开一直保持 杯 着神交。刚才提到罗宗强先生。罗先生我今天第一次见,当年看 他的著作《玄学与魏晋士人心态》,我受到感动。我写这本书的评 论《名士风流之后》的时候,并没跟罗先生直接联系,我今天见到 罗先生,他比我想象的还要雍容,还要那么南开(掌声)。当然还 有张学正先生,感谢他编了我的一本书,而且被教育部的全国高 等学校中文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确定为必读书。他还那么认真、 全面地写了前言,我非常地感谢。当然还要提到南开的校友赵玫 女士。昨天我还接到谁的电话,是谁我一时记不清了。由于我已 经过了六十九周岁,马上就满七十岁了,所以谁来的电话我一下 子忘了,但是他说的事我记着。他说他看了赵玫的文章,非常地 感动.哦,我想起来了,是云南的诗人晓雪。所以我虽然老了吧, 但还才处在开始阶段。我是在老年痴呆症初期,来到南开的。我 相信我和南开师生的接触,能有助于减轻我的老年痴呆症的症 状(掌声)。我希望不只是挂一个名,既然聘我当兼职教授,那么 我要想讲什么就随时会来的(掌声)。

继续阅读“语言的功能与陷阱”

《精卫填海》丁三 【第三章 4】大矶海边

上一章节 《精卫填海》丁三 【第三章 3】大矶海边

《 精卫填海》
丁三
摘自:《当代》二零一三年第五期


  高宗武的再次出现,与周佛海密切相关。如前所述,南京政府西迁后,“低调俱乐部”

继续阅读“《精卫填海》丁三 【第三章 4】大矶海边”

《精卫填海》丁三 【第三章 3】大矶海边

上一章节 《精卫填海》丁三 【第三章 2】大矶海边

《 精卫填海》
丁三
摘自:《当代》二零一三年第五期


董道宁决定按原计划行事,西义显后来谈道,“近卫声明发表后的第二天或第三天,(董道宁)再次来拜访我,说他决心已定,一定要去东京, 设法开辟中日交涉的路线”。 而这时候,西义显多少有些犹豫不决,为此征求了松本重治的意见。 “1 月 17 日,将近中午的时候,满铁南京事务所的西义显先生给我打来电话:‘ 现在我在汇中饭店与董道宁先生交谈,董先生考虑现在去日本, 是我建议他去的, 你认为怎么样? ’”(松本重治,《上海时代》)

继续阅读“《精卫填海》丁三 【第三章 3】大矶海边”

《精卫填海》丁三 【第三章 2】大矶海边

上一章节  《精卫填海》丁三 【第三章 1】大矶海边 
《 精卫填海》
丁三
摘自:《当代》二零一三年第五期 

  董道宁,浙江宁波人,生卒年不详,时年约40 岁。 作为日本华侨的儿子, 他在横滨长大, “初中是在东京、高中是在名古屋、大学是在京都念的”,标准日语比一般日本人说得还好。 过去几年,西义显时常笑称他为“日华人”,也就是说,他首先是日本人,其次才是中国人。

继续阅读“《精卫填海》丁三 【第三章 2】大矶海边”

《精卫填海》丁三 【第三章 1】大矶海边

1937 年 12 月 30 日, 西义显离开大矶,准备前往上海了。 这时候, 长江下游的战火已经大致平息, 而他苦苦寻找的吴震修,“也终于有了下落”。 他所思谋的“和平运动”,似乎可以揭开序幕了。

上一章节 《精卫填海》丁三 【第二章 4】“近卫的先手”

《 精卫填海》
丁三
摘自:《当代》二零一三年第五期

  此时,西义显正在日本大矶的海边。

继续阅读“《精卫填海》丁三 【第三章 1】大矶海边”

【网易人间】被榨干的养子,被抛弃的女婿

那一年,养父问王安平,能不能娶了脸上有大面积胎记的姐姐,王安平同意了。因为这么多年过去,他太想有个名正言顺的“家”了。

被榨干的养子,被抛弃的女婿

作者:深蓝
摘自:网易人间 http://renjian.163.com/19/0830/14/ENR7495E000181RV.html

继续阅读“【网易人间】被榨干的养子,被抛弃的女婿”

《精卫填海》丁三 【第二章 4】“近卫的先手”

“低调俱乐部” 源于高宗武的一句戏语。1937 年 7 月 30 日, 也就是寻机向蒋介石进言前一天, 胡适到高宗武家里吃午饭。 在谈及华北战事时,胡适问:“高先生有何高见? ”高宗武回答:“我的名字可能 ‘高’, 但我的意见却很‘低’。”几十年后,高宗武告诉美国学者格兰德· 邦克,“从此, 几个赞成以外交解决中日问题的人的聚集之所,得了个‘低调俱乐部’的别称”。(格兰德·邦克,《和平阴谋》

上一章节 《精卫填海》丁三 【第二章 3】“近卫的先手”

《 精卫填海》
丁三
摘自:《当代》二零一三年第五期  

1937 年 8 月 9 日傍晚,两名日本海军陆战队队员大山勇夫、斋藤要藏开着一部福特牌敞篷车, 试图闯进上海的虹桥机场。 被中国士兵阻止后,他们大吵大闹,甚至拔出手枪进行威胁。他们不知道,此时卫戍机场的已不再是软弱可欺的保安队队员了。十几天前,中央军第 2 师补充旅一部已换上保安队制服,秘密进驻了这里。

继续阅读“《精卫填海》丁三 【第二章 4】“近卫的先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