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卫填海》丁三 【第六章 2】重光堂协定

如果说,无论满洲问题还是战争赔款问题,高宗武、梅思平都作出了重大让步的话,那么,在华北问题、“经济合作”问题上,他们也有几个不大不小的收获。今井武夫希望保留几个国策公司如“华北开发公司”,以保证日本对华北的经济垄断。但高宗武、梅思平只同意“日华合办”、共同开发。至于日本在长江下游的“经济优先权”,两名中方代表强调,所谓“优先权”仅仅指最惠国待遇。几天后,在给东京的报告里,今井武夫写道:“中国方面一直坚持希望在第四款中取消’优先权’一词,因为在中国国内人们会认为这是对中国主权的侵犯,在国外则会助长其它强国要求给予同等待遇的压力。”(《今井DANG武夫回忆录》)

上一章节 :《精卫填海》丁三 【第六章1】重光堂协定
《精卫填海》
丁三
摘自:《当代》二零一三年第五期


  一开始,日方只有一名代表出场。1938年11月12日,当伊藤芳男将梅思平、周隆庠接到重光堂后,曾参加过《卢沟桥事件现地协定》谈判、接待过董道宁和高宗武访日的参谋本部中国班班长今井武夫,为他们举行了接风晩宴。在这顿宴席上,一个令人莞尔的小花絮出现了。

  作为汪精卫集团中少有的没有去过日本、也不会说一句日本话的成员,这是梅思平第一次走进日本餐馆,第一次吃日式料理。今井武夫后来谈道:“那天晚上,我第一次邀请他到六三亭花园日本酒馆去,他竟穿着皮鞋阔步于铺席之上,坐到壁龛里去,使我们不知如何是好。”(《今井武夫回忆录》)

继续阅读“《精卫填海》丁三 【第六章 2】重光堂协定”

《精卫填海》丁三 【第六章 1】重光堂协定

1909年初冬,在汪精卫决心北上刺杀载沣之际,陈璧君赶赴日本,坚决要求加入他的七人暗杀团。这个暗杀团由四男三女组成,在时年26岁的汪精卫、时年26岁的黄复生之外,它还包括时年23岁的喻培伦、时年25岁的方君瑛以及方君瑛的寡嫂曾醒。它是这个古老国家的青春记忆,是它延续五千年却始终年轻的秘密所在。而在汪精卫、黄复生入狱后,陈璧君先后提出了两个营救方案。与那个暗杀团的青年面容、它的纯洁之心与慷慨之志一样,这两个貌似幼稚、令后人取笑不已的方案,也是一个伟大民族青春诗篇的组成部分。

上一章节:《精卫填海》丁三 【第五章 4】“和平第二方案”
《精卫填海》
丁三
摘自:《当代》二零一三年第五期


  陈璧君,1891年11月5日生,时年47岁。她生长在南洋槟榔屿的一个富有华侨家庭,从小受到父母的溺爱,并养成了她天真娇憨、异常任性的性格。1907年秋天,在当地华侨、同盟会会员吴世荣的介绍下,16岁的陈璧君结识了前来槟榔屿筹集经费、发展当地同盟会组织的汪精卫。这一年,汪精卫24岁。

继续阅读“《精卫填海》丁三 【第六章 1】重光堂协定”